厦海政行复〔2019〕1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来源: 海沧区城市管理局     日期: 2019-12-24 14:57     字号:

  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政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厦海政行复〔2019〕14号                                                                     

  申请人:姚**

  被申请人:厦门市海沧区城市管理局(前厦门市海沧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住所地厦门市海沧区滨湖北二路1号。

  法定代表人:杜武池,局长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于2019年7月24日作出的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不服,于2019年9月23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后认为申请人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上载明的复议机关不存在,要求申请人补正,申请人于2019年9月26日向本机关补正行政复议机关。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确认厦门市海沧区城市管理局作出的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依法撤销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

  申请人称:

  1.涉案房屋所占地块并非农用地。该地块系远离水源的荒地、闲置地,完全不适合农业生产,历史上也从来没有用于农业生产,被申请人认定该地块为农用地完全没有事实依据。

  2.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农村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规定,申请人作为本村村民,自然享有“一户一宅”的权利。涉案房屋为申请人名下唯一住宅,也是申请人现在居住的唯一居所。涉案房屋虽然没有办理房屋报建、产权手续,但是不能依此剥夺国家土地管理法赋予申请人“一户一宅”的权利。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决定拆除涉案房屋,明显违反该土地管理法的规定,也不符合我国一直努力推行的“居者有其屋”基本政策。

  3.涉案房屋没有办理报建、产权手续的责任不在申请人,责任在于当地基层政府部门。申请人早在2007年之前就多次向村集体申请过使用宅基地,村集体也完全同意申请人的相关请求,但因为当地基层政府及土地管理部门不作为,多次无理驳回了申请人的合法申请,严重损害了申请人作为村集体成员享有的“一户一宅”法定权益。

  4.申请人所在村农用地基本已全部被征收,申请人是典型的失地农民。涉案房屋除了满足申请人自己居住外,还有剩余部分可用于出租。涉案房屋不单是申请人唯一的居所,出租房屋的收入也是申请人唯一的经济来源。拆除涉案房屋必将剥夺申请人唯一的经济来源。

  5.被申请人作出《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早在2007年开始,申请人就完成了涉案房屋的主体建造,对该事实村集体完全没有异议,也同意并确认申请人使用该地块建造房屋的权利。根据我国《行政处罚法》的规定,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期限从违法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申请人建房时间距离被申请人于2019年7月24日作出的《决定书》已经超过12年,远远超过了法律规定的处罚时限。该《决定书》依法应当认定为无效。

  6.被申请人作出决定书的过程中,并未依法充分告知申请人相关申辩、质证和请求听证等权益,该决定书作出的程序违法。

  被申请人称:被申请人作出案涉《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所依据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

  1.被申请人作出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所依据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因被申请人接国土部门函告,申请人在海沧区东孚街道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占用农用地进行建设,遂于2019年5月5日到现场进行了勘验测量、拍摄了现场照片,并委托厦门海沧市政建设管理中心进行专业测量。经测量,案涉房屋为四层砖混建筑一处,占地面积为211.02㎡,总建筑面积为641.89㎡。申请人对测量结果予以签字确认。针对上述情况,被申请人于2019年5月10日向厦门市海沧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所发函,提请对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建筑是否非法占地进行认定,厦门市海沧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所于2019年5月16日复函认定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建筑属于违法占地行为,占用地类为水田、建制镇,违法占地面积211.02㎡。申请人在2019年5月21日接受被申请人调查询问的过程中,亦自认其于2007年7月开始出资建设案涉建筑,于2007年10月建成一层,并于2016年4月加层建设,直至2016年8月建设完成案涉四层砖混结构建筑。上述建筑所在地块是其父亲私自占用,没有用地和建设手续。在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事实与理由”第二点、第三点的陈述中,亦再次对其没有办理房屋报建、产权手续进行了确认。根据前述证据材料,被申请人查实申请人未经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占用海沧区东孚街道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进行建设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2004年)第二条第三款、第六十二条第三款之规定,且经国土部门认定上述地块部分占用水田,属情节严重,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

  2.被申请人作出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的适用法律准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第三款、第六十二条第三款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农村村民住宅用地,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核,由县级人民政府批准;其中,涉及占用农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七十七条:“农村村民未经批准或者采取欺骗手段骗取批准,非法占用土地建住宅的,应当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限期拆除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房屋。”申请人未经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在海沧区东孚街道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进行建设,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应当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七十七条予以行政处罚。同时,被申请人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如何计算土地违法行为追诉时效的答复》(1997)法行字第26号),对非法占用土地的违法行为,在未恢复原状之前,应视为具有继续状态,其行政处罚的追诉时效,应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从违法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因此,被申请人所作的《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仍在处罚时限内,并无不当。

  3.被申请人作出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的程序合法。被申请人在查实申请人违法建设的行为后,于2019年6月25日向申请人直接送达了《告知书》。被申请人已在作出《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前告知了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以及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根据《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及《厦门市行政处罚听证程序暂行办法》(厦府〔2000〕综082号)第五条,责令拆除非法占用土地上的建筑物并不属于行政机关应当告知相对人有要求举行听证权利的行政处罚范围。因此,申请人提出本案因未告知相关申辩、质证和请求听证权利而涉嫌行政处罚程序违法的意见与事实法律不符。2019年6月25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递交了一份申述意见,被申请人依法对申述意见进行了审查,认为该申述意见不成立,申请人违法占用土地新建房屋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在依照《行政处罚法》规定完成上述诸项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前置程序后,申请人仍未作出整改,被申请人遂于2019年7月28日向申请人送达了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并在《决定书》中对申请人的申述意见予以答复。综上,被申请人作出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的程序合法。

  4.案涉《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并未违反《土地管理法》的规定,申请人未经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占用农地违法建设的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第三款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土地管理法》中对违法占地建设行为的认定并不以行为人是否符合“一户一宅”政策或是否为无房户为要件,故申请人是否符合“一户一宅”政策或无房户身份不影响违法事实的存在,申请人主张的“一户一宅”政策及其为无房户等理由与本案无关,不构成违法行为的免责事由。申请人可以通过其他福利保障途径解决无住房问题,但应依法拆除非法占用土地上的建筑物,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且申请人于《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承认案涉房屋除了自住用途外还用于对外出租,系通过违法占地及建设行为获取利益的行为,并非完全用于自住。

  经审理查明:

  1.申请人姚**自2007年开始在海沧区东孚街道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占用土地建设房屋,至2016年8月建设完成案涉四层砖混结构建筑,占地面积为211.02㎡,总建筑面积为641.89㎡。

  2.厦门市海沧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所于2019年5月16日在《关于厦海城管委函字[2019]D2号函的答复》中认定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建筑属于违法占地行为,占用地类为水田、建制镇。本机关在审理过程中,于2019年11月12日委托厦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海沧分局对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建筑是否属于违法占地建设进行调查,厦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海沧分局于2019年11月15日复函认定该建筑属于违法占地建设行为。

  3.海沧区城市管理局(以下简称“海沧区城管局”)对东孚街道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的房屋进行了调查取证后,于2019年6月25日向申请人直接送达了《告知书》,告知了申请人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以及其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当日,申请人递交了一份陈述申辩意见,海沧区城管局依法审查后认为该陈述申辩意见不成立,并于2019年7月28日,向姚**当面直接送达了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并在《决定书》中对申请人的申述意见予以答复。

  以上事实有厦国土房海函〔2018〕66号《函》《厦门市耕地中有构筑物疑似清单(海沧区)》、现场勘验笔录、现场照片、工程测量示意图、关于厦海城管委函字[2019]D2号函的答复、行政复议委托调查函及其复函、行政执法通知书、责令改正通知书、申请人身份证复印件、当事人送达地址确认书、《告知书》、申请人申诉意见、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送达回证等证据予以佐证。

  本机关认为:

  1.海沧区城管局作出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经复议审理查明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根据海沧区城管局对东孚街道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的房屋的调查取证,及厦门市海沧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所于2019年5月16日出具的《关于厦海城管委函字[2019]D2号函的答复》和厦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海沧分局于2019年11月15日向本机关的复函内容,可以确认东孚街道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的房屋无合法用地审批手续,属于违法占地建设。

  2.海沧区城管局作出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程序合法,并未超过行政处罚时效。

  海沧区城管局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对违法占地建设的行为进行调查取证后,在做出行政处罚前已向申请人姚**送达了《告知书》,在《告知书》中告知了姚**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及事实、理由依据,并告知其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在姚**提出陈述申辩意见后,海沧区城管局依法先进行了审查,才作出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上述行政处罚程序符合《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

  《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该条款已经列举了应当告知申请人要求听证权利的几种行政处罚,其中并不包括责令拆除违法建设。申请人认为海沧区城管局作出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并未充分告知申请人有关申辩、质证和请求听证等权益,与事实不符,无法律依据。

  3.海沧区城管局作出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适用法律准确。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第三款、第六十二条第三款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农村村民住宅用地,经乡(镇)人民政府审核,由县级人民政府批准;其中,涉及占用农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七条规定,“农村村民未经批准或者采取欺骗手段骗取批准,非法占用土地建住宅的,应当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限期拆除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房屋。”申请人未经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在海沧区东孚街道过坂社164-1-101号东侧进行建设,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海沧区城管局根据《土地管理法》予以行政处罚适用法律准确。

  根据(1997)法行字第26号《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如何计算土地违法行为追诉时效的答复》:“对非法占用土地的违法行为,在未恢复原状之前,应视为具有继续状态,其行政处罚的追诉时效,应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从违法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因此,海沧区城管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并未超过行政处罚时效。申请人认为超出处罚时限,缺乏法律依据。

  4.申请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中提出的按照“一户一宅”政策不能拆除申请人的唯一居所、其多次申请宅基地未获得批准及该处房屋属于申请人唯一的经济来源等事由,不构成违法占地建设的免责事由。申请人可以通过其他合法保障途径解决无住房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如下:

  维持厦门市海沧区城市管理局2019年7月24日作出的厦海城管拆〔2019〕17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

  如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