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海政行复〔2019〕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来源: 海沧区城市管理局     日期: 2019-12-19 14:59     字号:

  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政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厦海政行复〔2019〕8号

  申请人:林**

  委托代理人:吴振华,福建泾渭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思扬,福建泾渭明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申请人:厦门市海沧区城市管理局(前厦门市海沧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住所地厦门市海沧区滨湖北二路1号

  法定代表人:杜武池,局长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于2019年4月18日作出的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不服,于2019年6月14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后,经审理认为本案情况复杂,不能在规定期限内做出行政复议决定,于2019年8月9日决定延期30日作出行政复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厦门市海沧区城市管理局于2019年4月18日作出的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

  申请人称:1.被申请人作出《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主要事实认定不清,依据不足。申请人因海沧区石塘村刘山15-2号原地块上房屋年久失修成危房,申请拆除旧宅并进行扩建。在拆除旧宅重建至第四层时,海沧区“两违”办公室进行调查处理,于2014年7月16日向海沧街道石塘村民委员会账户缴交村庄历史两违建设基金36330.8元,经补办相关手续,海沧区“两违”办公室作出同意恢复施工的“施工牌”,同意恢复施工到5层封顶之后及装修。申请人刚开始建房时手续虽不完整,但经过海沧区“两违”办公室处理,申请人补办手续并依法交纳相关费用,已获得相关部门的重建许可,包括规划许可。因此该地块上重建的房屋已经符合规划要求,厦门市海沧区城市管理局以申请人未获得规划许可为由作出《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系主要事实认定不清,依据不足。

  2.被申请人作出《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申请人在建房过程中,海沧区“两违”办公室出具了同意恢复施工的“施工牌”,许可申请人恢复施工到五层封顶以后及装修。该建房行为已获得包括建设工程规划许可在内的相关部门的重建许可,不属于《城乡规划法》第40条第1款规定的违法行为,被申请人依据《城乡规划法》作出处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3.被申请人作出《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违背一事不再罚的原则,明显不当,显失公平。

  被申请人称:

  1.被申请人厦门市海沧区城市管理局具有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具有对本案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职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相对人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建设。根据《厦门经济特区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规定》(2012年修正本)第五条第(二)项之规定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部门行使下列职权:(二)城乡规划管理方面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行政处罚权。

  2.被申请人作出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所依据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2018年10月,被申请人接嵩屿街道办事处举报后,对申请人位于海沧区公共卫生大楼东北侧(石塘村刘山15-2号,以下称“案涉建筑”)的建筑进行调查,并于2018年10月26日进行了勘验测量、拍摄现场照片,经测量,案涉建筑为六层建筑一处,框架结构和部分铁架铁皮顶结构,占地面积为439.77㎡,总建筑面积为2427.44㎡(其中第一层建筑面积为412.18㎡,第二至第五层每层建筑面积均为439.77㎡,第六层框架结构建筑面积为202.49㎡、部分铁架铁皮顶结构建筑面积为53.69㎡)。申请人在被申请人制作的勘验笔录及现场照片上已签字确认。被申请人经现场初查后,向申请人出具了《行政执法通知书》,告知申请人接受进一步调查。2018年11月6日,申请人接受被申请人询问,自认案涉建筑为申请人本人于2013年5月到2014年期间出资建设,用于自家居住和出租。并提交了一份《厦门市杏林区土地清查补办建设用地许可证》欲证明案涉土地房屋的权属,提交了一份《活期存款现金存入凭证》欲证明申请人于2014年7月16日曾向海沧街道石塘村民委员会缴交过36330.8元的“村庄历史两违建设基金”,但未提交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其他相关部门的审批材料。被申请人经调查询问后,向厦门市海沧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所提请对申请人违法建设案涉建筑的行为进行认定,厦门市海沧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所经调档,认定申请人提交的《厦门市杏林区土地清查补办建设用地许可证》与案涉建筑四至基本相符,许可证申请人为林**,批准用地面积100平方米,批建两层,但案涉建筑现状占地面积439.77平方米中,有339.77平方米属于违法占地行为。

  3.被申请人作出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的程序合法。

  被申请人在查实违法建设行为后,在2019年3月4日向申请人送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责令申请人于三日内改正,但申请人至今仍未整改。被申请人通过邮寄方式向申请人送达《告知书》,告知了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及事实、理由依据,以及其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告知书》已于2019年3月27日由本人签收,但申请人并未在规定期限内提出陈述申辩。被申请人遂于2019年4月24日向复议申请人当面直接送达了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

  4.被申请人作出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的适用法律准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在城市、镇规划区内进行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和其他工程建设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申请人虽持有一份《厦门市杏林区土地清查补办建设用地许可证》与案涉建筑四至基本相符,但案涉建筑现状已超出许可证的批准建设范围,超出部分系申请人于2014年5月至2015年期间未经相关主管部门审批擅自对案涉建筑进行改、扩建而成,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予以行政处罚。

  5.申请人向石塘村委会缴交两违建设基金以及海沧区两违办公室设置的“施工牌”不影响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未取得规划许可建设行为的违法性认定。

  根据《城乡规划法》,个人在城市规划区内进行合法建设须获得规划部门颁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而申请人在申请书中提及的向石塘村委会缴交的两违建设基金以及海沧区两违办公室设置的“施工牌”,均不是《城乡规划法》中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其他合法建设审批手续。即使申请人确实为建设案涉建筑缴交了两违建设基金并获得了“施工牌”,石塘村委会及海沧区两违办公室也不具备向相对人批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行政职权。因此申请人向石塘村委会缴交两违建设基金以及海沧区两违办公室设置的“施工牌”不影响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未取得规划许可的建设行为的违法性认定。除此之外,申请人在被申请人的案件调查过程中及复议申请提交的证据材料中均没有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获得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因此,申请人申请撤销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的理由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

  6.被申请人作出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并不违背一事不再罚原则。

  《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对当事人的同一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被申请人作出的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仅包括责令申请人拆除违法建设的处罚义务,并未涉及罚款,不属于《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四条“一事不再理”原则的适用范围。同时,所谓的海沧区两违办公室不具备行政执法主体资格,不能对申请人违法建设的行为作出行政处罚,申请人向石塘村委会缴交两违建设基金的行为也不等同于相对人履行行政处罚决定中的义务,两者有本质上的差别。

  经审理查明:

  1.申请人于2013-2014年间在海沧区公共卫生大楼东北侧(石塘村刘山15-2号)建有六层建筑一处,框架结构和部分铁架铁皮顶结构,占地面积为439.77㎡,总建筑面积为2427.44㎡(其中第一层建筑面积为412.18㎡,第二至第五层每层建筑面积均为439.77㎡,第六层框架结构建筑面积为202.49㎡、部分铁架铁皮顶结构建筑面积为53.69㎡) 。

  2.申请人名下有厦杏土字(1998)第0050868《厦门市杏林区土地清查补办建设用地许可证》一份,批准用地面积为100㎡。经厦门市海沧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所认定,该证批准宗地四至与案涉建筑四至基本相符,案涉建筑占地面积439.77㎡,其中339.77㎡属于违法占地行为。

  3.95版《厦门市城市总体规划》在2000年11月1日获得批复,已将海沧纳入城市规划区。

  4.申请人在修建案涉建筑时,海沧区“两违”办公室曾依照《中共海沧区委办公室 海沧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海沧区“两违”综合治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关于村庄建设和历史“两违”处置的意见>的通知》(厦海委办〔2014〕22号)、《海沧区“两违”综合治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关于印发<允许村庄历史“两违”临时使用并收缴“村庄建设基金”的指导意见>的通知》(厦海“两违”整治〔2014〕9号)、《海沧区“两违”综合治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关于印发<村庄历史“两违”临时使用确认与后续管理规定>的通知》(厦海“两违”整治办〔2014〕4号)以及《海沧区“两违”综合治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关于<海沧区“两违”综合治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关于印发《允许村庄历史“两违”临时使用并收缴“村庄建设基金”的指导意见》的通知>(厦海“两违”整治〔2014〕9号)相关条款进行解释的通知》(厦海“两违”整治办〔2014〕5号)等文件的规定,于2014年5-7月对案涉建筑进行调查处理,并计算出当事人为案涉建筑应缴纳违法占地村庄建设基金23218元,应缴纳违法建设村庄建设基金13112.8元,合计应缴纳村庄建设基金36330.8元。2014年7月16日申请人向海沧街道石塘村民委员会账户缴交上述村庄历史两违建设基金36330.8元后,海沧区“两违”综合治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作出《村庄历史“两违”恢复施工通知书》(NO.HCJD003991),同意在现状基础上恢复施工,就地封顶。并以海沧区“两违”办公室名义作出同意恢复施工“施工牌”,上面登记建筑要求为:“恢复施工之前是4层,恢复施工建到5层封顶之后,新增楼层层高不高于3.3米;装修。”

  5.厦门市海沧区城市管理局(以下称“海沧区城管局”)于2018年10月26日对案涉建筑进行了现场初查,向申请人出具了《行政执法通知书》,告知申请人接受进一步调查。2018年11月6日,申请人接受海沧区城管局询问,自认案涉建筑为申请人本人于2013年5月到2014年期间出资建设,用于自家居住和出租。并提交了厦杏土字(1998)第0050868《厦门市杏林区土地清查补办建设用地许可证》和一份《活期存款现金存入凭证》复印件。海沧区城管局经调查询问后,向厦门市海沧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所提请对申请人违法建设案涉建筑的行为进行认定,厦门市海沧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所回复认定厦杏土字(1998)第0050868《厦门市杏林区土地清查补办建设用地许可证》与案涉建筑四至基本相符,许可证申请人为林**,批准用地面积100平方米,案涉建筑现状占地面积439.77平方米中,有339.77平方米属于违法占地行为。被申请人在查实违法建设行为后,在2019年3月4日向申请人送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责令申请人于三日内改正,但申请人至今仍未整改。被申请人通过邮寄方式向申请人送达《告知书》,告知了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及事实、理由依据,以及其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告知书》已于2019年3月27日由本人签收,但申请人并未在规定期限内提出陈述、申辩。被申请人遂于2019年4月24日向复议申请人当面直接送达了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

  以上事实有工程测量示意图、勘验笔录、现场照片、行政执法通知书、询问笔录、厦门市杏林区土地清查补办建设用地许可证、存款凭证、区城市管理局关于提请海沧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所对有关建设行为进行认定的函及答复、责令改正通知书、告知书、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送达回证等证据予以佐证。

  本机关认为:                                         

  1.《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规定:“在城市、镇规划区内进行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和其他工程建设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本案申请人持有一份厦杏土字(1998)第0050868《厦门市杏林区土地清查补办建设用地许可证》,与案涉建筑四至基本相符,但案涉建筑现状已超出许可证的批准建设范围,且申请人并未向海沧区城管局提供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规定:“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建设;……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可以并处建设工程造价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根据《厦门经济特区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规定》第五条:“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部门行使下列职权:((二)城乡规划管理方面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行政处罚权。”海沧区城管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和《厦门经济特区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规定》的相关规定作出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适用法律准确。

  2.申请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提出,申请人于2014年7月16日向海沧街道石塘村民委员会账户缴交村庄历史两违建设基金36330.8元,经补办相关手续,海沧区“两违”办公室作出同意恢复施工的“施工牌”,同意恢复施工到5层封顶之后及装修。根据复议机关审理查明的事实,2014年5-7月海沧区“两违”办公室曾对案涉建筑进行调查处理,依照《中共海沧区委办公室 海沧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海沧区“两违”综合治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关于村庄建设和历史“两违”处置的意见>的通知》(厦海委办〔2014〕22号,以下简称《意见》)计算出当事人为案涉建筑应缴纳的村庄建设基金金额。该《意见》第三条第(六)项明确规定“缴纳‘村庄建设基金’只作为允许临时使用的依据,不改变其属于‘两违’建设的性质”。且《意见》第五条规定:“本意见由区建设局、海沧国土房产分局、海沧规划分局(根据机构改革方案,目前区国土房产分局、区自然资源与规划分局已整合为厦门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海沧分局)解释。”经厦门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海沧分局向复议机关解释,《意见》规定的“临时使用”指的是:“作为临时过渡使用的处置,相关职能部门制定年度拆除计划,分期分批逐步拆除”。据此,申请人认为申请人通过缴纳村庄建设基金获得海沧区“两违”办公室作出的同意恢复施工的施工牌,即已相当于获得相关部门的重建许可包括规划许可,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复议机关不予支持。

  3.申请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书中认为由于申请人为案涉建筑已经缴交村庄历史两违建设基金36330.8元,因此海沧区城管局对其作出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违背“一事不再罚”原则。复议机关认为,《行政处罚法》上的“一事不再罚”原则体现在第二十四条:“对当事人的同一个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海沧区城管局作出的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仅责令申请人拆除违法建设,未科以罚款,并无不当,因此对申请人提出的上述意见,复议机关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准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厦海城执拆〔2019〕31号《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

  如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九年九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