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 | 要闻动态 | 海沧要闻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春风化雨润心田 红烛燃烧绽芳华
来源: 厦门日报     日期: 2019-10-16 10:14     字号:

  

  陈凌(资料图片)

  8月下旬,已经毕业16年的邱娜娇又回到母校海沧中学,赶在新学期开学前和初中班主任陈凌聚会,这几乎是她每年暑假的“必修课”。

  20多天后,和癌症抗争3年的陈凌老师去世,饭桌上的合照成了师生之间最后的回忆。“离别时大家约定下次再聚,没想到,竟是永别!”没能和老师多说几句话,成了邱娜娇心中的遗憾。

  9月25日,海沧区融媒体中心一篇名为《厦门又一位好老师走了!抗癌3年坚守一线!》的报道点击量突破2.2万,留言超200条。陈老师生前的学生、同事、好友纷纷在文末留言,表达哀思。

  为什么一位基层普通中学数学教师的去世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用陈老师同事的话来回答:这位骨干教师在她近20年的从教生涯里,像一支不灭的红烛,用爱心之光,点亮了莘莘学子的启蒙之路。当前,海沧全区正在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陈凌作为一名入党积极分子,用自己炽热的一生诠释了人民教师的初心和爱岗敬业奉献的意义。

  初登讲台时的她说:“要教书,先交心”

  2000年秋天,大学毕业的陈凌走进海沧中学(当时称新阳中学)成为一名初中数学老师,并担任初一年级一个班的班主任。

  曾经的新阳中学,有不少调皮的学生,酗酒、打架的事情时有发生。“师父”宋继荣老师回忆,当时“小年轻”陈凌当班主任,一些调皮的学生明显“不给面子”,故意捣乱。

  陈凌认为,“要教书,先交心。”她在课后拉住宋老师说晚上要去几名学生家里家访。“陈凌的母亲刚好是新垵人,在这里有不少亲友,通过这一层特殊的关系,她决定和这些‘调皮鬼’好好谈谈心。”

  不过,一次的家访并未解决问题,孩子们还是很调皮。有学生曾不屑一顾地对她说:有胆量,可以跟我们拼酒吗?“磨合的办法想了很多,不管用,那就将计就计,拼吧!陈凌真的请他们吃饭。”宋老师说,结果发现效果很好,调皮的孩子不仅佩服陈老师的胆色,更被她的诚意打动,他们不再喝酒,还主动找陈凌补习。陈老师也没有吝啬,拿出私人的时间义务给他们开小灶。

  陈凌的包容、耐心、坚持,如同春风化雨,润泽同学们的心田。真诚的付出,渐渐在学生的心中生根,开出温暖的花,灿烂夺目,生机勃勃,一直陪伴在他们漫长的成长道路上。

  后来,不少学生都成了陈凌的挚友。在得知陈老师去世的消息后,学生邱志超泪流满面,在朋友圈写下“以前的恩师,现在的良友,心中是多么舍不得……”

  学生们说:“若有来世,还要当她的学生”

  在蓝文英老师的印象里,“师父”陈凌课堂上的口头禅“孩子们……”让她印象深刻。

  第一次去听课,坐在后排的蓝文英听到陈老师这样称呼学生时很惊讶,“完全是发自肺腑的称呼,她不只是对学生,对所有人都这样,说话温柔体贴,让人如沐春风,没有压力!”

  在教学中,她却远比柔弱的外表要严格认真。陈凌经常是最后一个走进食堂的——她把大量的时间用来辅导学生;带毕业班的时候,她干脆直接在小卖部买一盒泡面对付着作为午餐,留出来的时间给孩子们讲题。

  2003年起,海沧中学实行分层教学管理,在陈凌等一批骨干教师的共同努力下,昔日的教育洼地逐渐走出低谷,打了漂亮的翻身仗,教学质量不断攀升,学校也被区教育局评价为“一匹黑马”。

  在学生们心中,陈凌就如马銮湾畔的海水,清澈湛蓝、温厚包容。在人生中最容易迷惘、最躁动不安的青春岁月里,老师的陪伴也如流水不知不觉中滋养他们的心田。

  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陈凌做到的不只是在课堂上。学生李莲的家庭不太富裕,上大学时李莲在朋友圈做微商,贴补日常开销。陈凌得知消息后,主动下单买了几件商品,让李莲感动不已。

  毕业后,选择工作,李莲第一个想听的是陈凌老师的建议。后来,李莲把自己即将领证结婚的消息告诉陈老师,她又体贴地到其朋友圈留言,叮嘱男方要照顾好李莲。“她就像妈妈一样爱护着我,若有来世,我还要当她的学生。”李莲说。

  同事们说:“她太想重新站上讲台了!”

  海沧中学四楼办公室。

  陈凌老师的办公桌一尘不染,一个水杯、一本数学课本和教师职称评审的材料整齐地摞放成两块,椅子上浅粉色的坐垫静静地躺着。

  连日来,不愿相信她已永远离开的同事和学生们,路过这间办公室时,总会放缓脚步,担心“打扰”到她。海沧中学办公室主任黄炜的微信里至今还保留着和陈凌最后的聊天记录,“在去世前的几天,陈老师还在向我咨询老师们职称评审材料的问题。我说你身体不好就放一放,由别人来处理。”

  从2016年查出癌症以来,学校考虑到陈凌老师的身体情况,将其调整至办公室岗位,负责一些日常行政管理工作。每到评职称的阶段,陈凌都是追着老师们要资料,任何细节都不放过,目的是让每一位同事不要错过自我发展的机会。

  严格要求自己的陈凌还在两年前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且成为入党积极分子,但因为病魔缠身,入党的手续被耽搁了。

  黄炜老师回忆,就在去世前的这一段时间,陈凌还致电请假。黄炜动情地告诉她:“陈凌,你身体不舒服就直接回去休息,不用请假!”

  “我们办公室是负责考勤老师的,如果不以身作则,很难服众。”一句话,让同事们无不动容。

  上学期放暑假前,陈凌老师找到学校提出希望能够重新走上讲台,担任一些教学工作。学校慎重考虑了她的身体情况后,打算将一个分层管理的20人小班交给陈凌来带。没想到,临近开学,陈凌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她紧急向学校报告情况,言语中充满失落。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宋继荣老师在校园遇见了陈凌,“她没有到教室现场,而是趴在办公室的桌上,脸色蜡黄、眼神浑浊。她太想走上讲台了,当天还在申请休息几天后重返讲台。”

  这一次,学校没有同意她的请求,给予她更多的则是肯定和鼓励。

  陈凌印象

  1977年出生的陈凌,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初中数学老师。曾获得海沧区中小学幼儿园教师教学技能大赛一等奖、厦门市教师教学技能赛片段教学第一名等,是海沧区优秀教师。在和癌症斗争三年后,陈凌于今年9月22日永远地离开了。

  在同事和学生眼中,陈凌为人谦逊、温和,是好老师好伙伴好朋友;在亲人眼中,陈凌则是独立的好女儿、好姐姐。

  陈凌是漳州云霄人,出生在教师家庭,作为家里的长女,她从小就比别人多了一份责任感。家境并不宽裕的她大学毕业后,每个月仍然省吃俭用,工资大部分用来支付弟弟、妹妹的学费和生活费。

  “她自己省吃俭用,有一次为了一件两百多元的羽绒服,她犹豫再三,还是没有买下来!”好友陈慈颖老师回忆,但是在和同事朋友的聚会中,她却豪爽大方,经常偷偷提前跑去买单。

  陈凌,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就是这样,用乐观开朗坚持责任,将苦难磨砺成一粒粒珍珠,散发着温润的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W020191016282233077607.jpg